Posts Tagged ‘China’

google want to leave China?

星期日, 一月 17th, 2010

我是google的拥护者之一,喜欢google的原因是它的优秀服务,从搜索到地图再到google adsense和Google Analytics与translate等优秀的服务.这一些我都是免费的享有,对于google与baidu的对比,我有我的标准与判断,对于一些人所宣讲的google包含低俗内容的说法我也有自己的思考与判断.做为一个技术服务团体,无疑google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对于google突然宣布的将要离开中国的言论,个人觉得很可惜.个中原因不便明讲,但是我最大的希望是:google的退出是基于个性方面的,不是存在于以退为进的政治层面,同样也不希望google的退出是美国政府及西方财团为了中国的某些政策损害了他们的金钱利益而采取的一种施压方式.否则我会认为我的同情心被利用了.
下边转一篇来自天涯的文章.假如某一天google真的退出中国的话,以示纪念.

===========================================

文/阑夕
只说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
1、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的主任胡延平去年10月23日通过新浪微博透露:“确切消息:Google开始撤退,所有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全部搬走。”当天迟些时候,谷歌中国公关部发言否认将撤走境内全部服务器,称“此次谷歌只是在中国撤掉一批旧服务器,属于一次普通的IDC调整,(Google撤出中国)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完全没有的事,我们不但不会撤走,还会加强对中国用户的服务。”在此阶段,Google正在进行前期撤退的筹备工作,与中国政府的交涉已经崩坏。
2、再往前追溯,去年9月4日,前Google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突然激流勇退宣布离职创办个人项目“创新工场”,实际上就已经是对谷歌在中国地区的前途感到失望的选择,Google已经无法容忍谷歌借着“本土化”的理由而不断妥协原则,但是那个时候Google还未察觉到来自谷歌内部的盗窃行为。
3、导致Google退出中国的直接原因是屡查不绝的针对Google产品的密集性攻击,尤其以某由民间起草的宣言所用来收集签名的Gmail邮箱、中国异见份子的私人Gmail邮箱、以及用于传播性的部分Google Docs页面为攻击目标,实际上这些攻击并未触及Google的企业利益,或者说,攻击行为巧妙而好心的绕过了Google,希望用定点打击的方式以最小的影响干掉目标对象,但是Google显然认为其产品用户遭受侵犯就等同于企业遭受侵犯,借由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开展谈判无效后,Google选择了放弃,从此拒绝服务一个极权国家。
4、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Google的逼迫一直没有消退,反而伴随着国内对于互联网的全面收缩更加夸张了,中国网络管理部门曾经要求Google对其每一条搜索结果实施审核,以避免不被允许浏览的信息在其搜索页面呈现(也正是因为这一条要求的限制,饭否一直到现在都无法开放),Google认为这是荒谬且粗暴的,其公关部与中国政府周旋了数年,用上了各种手段(包括极具中国特色的)予以拖延,而中国政府给予其“不诚”态度的惩罚则是至今以来泼给Google的各种污水,希望以此让Google感到疼痛,吸取教训。
5、最让Google总部感到忧虑的是,有证据表明,谷歌公司内部的某名员工从去年以来就一直在窃取Google部分产品的源代码和运作程式,并且提交给了Google公司以外的组织或机构,Google开放给其工程师的权限相当的大,底层的员工都可自由访问Google70%以上的产品代码,这也是因为Google有自信认为其他竞争对手即便是开发出了一模一样的产品也无法在服务和品牌上做得比Google更加出色,但是Google并没有意识到代码外流的另一种后果,获取那些代码的人并不想与Google做市场竞争,他们只想借以技术手段更加完善破坏行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6、Google几乎是全球范围内载誉最为恢宏的互联网公司了,即使是攻击Twitter、仇视美国的伊朗黑客,也使用着Google的邮箱服务,唯独在亚洲面积最大的国家里,Google被聚合了整个国家的宣传力量来批判,低俗、色情、虚伪、自大……Google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中国究竟犯了哪条戒规,在其他国家都好好的,怎么到了中国,就变成反面榜样了呢?下面是Keso整理出来的谷歌中国至今为止所被套上的总计十九次“XX门”事件
2006年2月牌照门
2006年11月辞职门
2007年2月地图门
2007年4月词库门
2007年5月抄袭门
2007年6月报告门
2007年7月流氓软件门
2007年8月恶搞门
2007年10月税务门
2008年3月抄袭门2.0
2008年3月漏税门
2008年6月捐款门
2008年6月泄密门
2008年11月广告门
2009年1月低俗门
2009年4月低俗门2.0
2009年6月涉黄门
2009年10月版权门
2009年12月涉黄门2.0
7、Google总部对于谷歌中国的盈利能力没有太多意见,毕竟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荒唐和艰难,能够占据第二名的市场份额并没有超过Google总部的耐心程度,但是因为谷歌中国在维持这个份额数字的同时所付出的成本远远超出了美国IT小子们的想像,这个成本不单指的财政成本,更是博弈成本,Google的信条一向是做好服务,然后让用户去选择,没想到在中国,这样简单的前因后果中间竟然夹杂进入了棋盘中的暗流涌动,到了最后,人们都不再谈论Google哪项产品做得好可以增大多少市场份额,而是说,该怎么去打点某个国家电视台,修改其第二天将要报道的稿件措辞,以便这个国家的人们不对Google继续滋生负面印象。
8、美国政府一直没有停止过Google与中国政府之间的斡旋工作,但是现任总统奥巴马的软弱以及中美之间的债务关系使美国在当中起到的作用并不明显,美国国会对此也相当不满,所以具有更强硬姿态的希拉里被推了出来,1月7日她在白宫宴请了美国科技业界的旗舰人物,包括Google的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Twitter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微软首席研究与战略官raig Mundie、以及思科市场总监Susan Bostron等人,在晚宴上希拉里提出了几项议题,希望面前这些全球互联网精锐们能够共同推动新技术领域的发展,使互联网能够被更加自由的为人们所应用、并且要找到合适的方法降低应用门槛、打破人为阻隔。
9、Google此次退出不是永久性的,用贺卫方近期的一句话来说:“再说,你真以为这堵墙可以一直伫立下去?”我们应当保持适度的乐观,一条简单的“CN4Iran”标签让伊朗人不觉得自己是孤独的,让国际主义的花朵在互联网上绽放芬芳,世界从来没有想过抛弃中国,是中国远离了世界,同样的,中国也可以随时选择回归世界,只要……
10、微软CEO鲍尔默对Google退出中国一事评价说:“网络攻击每天都有,我认为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因此我对谷歌考虑退出中国不太理解。我们每天都遭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攻击,我认为其他人也是如此,我们没看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们应当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以内的悲观,固然是出自竞争立场,但是向鲍尔默这样隔岸观火的人也为数不少,而Google的退出除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畅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以外,还有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记住,每一次退让,都是专制对自由的一次胜利,温水里的青蛙,一定要赶在沸腾之前掀翻水壶。